她对这些女人之间的争风吃醋不感兴趣。

这时,贤王见柳儿不理自己,微微倾身,温柔地道:“柳儿,你别怕,有本王在,没人敢伤害你。来,本王拉你起来。”

听到这温柔的声音,柳儿更是觉得没脸见人。

她忙摇着头,支吾道:“谢……谢谢,不用了,我自己可以起来的。”

说着,她将手按在地上,狼狈地爬了起来。

爬起来后,她随便擦了下脸上的泥水,忙道:“王爷,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,抱歉,让你见笑了!我不是来捣乱的,我是来祝福你们的。我,我祝你和纳兰小姐百年好合,早生贵子。”

说到这里,她嗫嚅道:“我……我就不打扰了,我先走了!”

说着,她慌乱地朝街道处跑去。

贤王忙道:“墨雨,送柳儿回璃王府。”

柳儿听到这话,忙朝贤王摆手,她努力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,道:“不用了王爷,我自己可以回去的,你们不用管我。你们快出发吧,不要误了吉时。”

说着,她朝贤王笑着点了点头,一脸羞愧地跑开了!

看到柳儿明明很难过还要故作坚强的样子,贤王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她看起来是那么的瘦小、无助、可怜,但她仍在对他微笑,在祝福他,他心里真的很不好受。

他感觉心里涩涩的。

就在这时,只听“轰隆”一声,原本明媚的天空突然打了一阵响雷,天色瞬间就阴暗下来。

墨雨忙道:“王爷,看样子要下雨了,咱们快点出发吧,免得被雨淋湿。”

贤王看了远处柳儿的背影一眼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
他赶紧把喜娘手中的大红伞拿了过来,对墨雨道:“墨雨,要下雨了,你把这伞给柳儿送去。”

喜娘一听,忙道:“王爷,不可以啊,这是你和郡主成亲用的伞。这伞寓意开枝散叶、多子多福,你不能送给别人,否则会破坏婚礼的祥和之气,会不吉利的。”

贤王冷冷地看向喜娘,“你不能重新再去买一把?”

喜娘顿时愣住,她看了看四周,着急道:“王爷,都这个时候了,你叫我去哪里买啊?”

墨雨立即道:“喜娘,叫你去买你就快去买,这点小事你还要让王爷烦忧?”

听到这话,喜娘忙道:“好好,我马上去买。王爷,你们快启程吧,我马上就买来了!”

说着,她挥舞着手中的红帕子,一溜烟地跑远了!

这时,贤王才看向墨雨,道:“墨雨,你快去吧!其他人,出发!”

说着,他已经一跃翻身骑上了骏马。

他人虽在马上,不过目光往柳儿消失的方向停留了一瞬。

这时,队伍继续向前行驶。

花轿中,知书有些不满地道:“郡主,王爷对那个女人也太好了吧?他竟然把你们成亲要用的伞给了她,真是的。”

纳兰梦眸色微转,淡淡道:“这有什么的?她再怎么也只能得到一把伞,你何需介意?”

知书道:“也是啊,她再怎么也得不到王爷。不像郡主,你才是真正的贤王妃,不知道多少女人羡慕你呢!”

【作者有话说】

很快会有很多男女主的对手戏,七少公主也有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